2017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大赛:被割角犀牛的照片拿了大奖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在10月18日公布了今年第53届野生动物摄影大赛获奖作品,来自92个国家超过5万份作品里,有15张照片脱颖而出,南非摄影师Brent Stirton记录被割角犀牛的照片(见下图)拿下了年度大奖,来自荷兰的 18 岁男孩凭借一张大猩猩特写得到了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的称号。

2017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大赛:被割角犀牛的照片拿了大奖

被割角的犀牛。Brent Stirton 摄

为了揭露环境犯罪的现实,Brent Stirton深入调查非洲当地的犀牛角非法交易活动,冒险拍下了被割角犀牛痛苦卧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为了得到这张照片,他亲临了不下30个犯罪现场,他表示整个过程都令人绝望,“我对摄影记者的工作有点失去信念,因为你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对人性的信心。”摄影大赛评委组表示犀牛角这张照片在评选时就引发了很多讨论,人们可能会被这血淋淋的现场吓坏,但是人们必须知道照片背后的故事,不能逃避世界上人们必须正视的现实。

照片中的这头犀牛被非洲当地人所伤害。通常犀牛角会被交付至中间商手中,然后通过莫桑比克,走私到中国或者越南,被雕刻成小摆件艺术品,或者作为药材,尽管犀牛角由角蛋白组成(人类的毛发和指甲也含有这种蛋白质),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它们的医疗价值。

今年9月,一名犀牛角商人John Hume举办的南非第一个犀牛角线上拍卖引起了轩然大波,他在自己的农场里养着1500头犀牛——可能是全世界养殖犀牛最多的人,每隔20个月,他就会给犀牛注射镇静剂然后切下犀角。首场拍卖就有264根犀角挂出,但是他声称这么做其实是为了犀牛繁殖和保护筹集更多资金,另外还能规范犀牛角市场,防范偷猎者。

动物保护主义者指责他利用南非国内对犀牛角贸易大开绿灯的便利(出口国外依然禁止),实际上动机不纯,因为网站上除了英语,还有越南语和中文的翻译版本,因此还有黑客一度黑掉了拍卖网站。

image003.jpg

吃面包果的黑猩猩。Daniël Nelson 摄

另一张相对温和一点的获奖作品是一头年轻的黑猩猩在吃面包果,拍摄者是一名荷兰的年轻摄影师 Daniël Nelson,他6岁起就在关注野生动物摄影大赛。照片中的黑猩猩属于濒危物种西部低地黑猩猩,Daniël Nelson是在刚果的奥扎拉国家公园发现的它,当地向导管它叫Caco。

西部低地黑猩猩因为非法捕猎、疾病(通常是埃博拉病毒)以及栖息地消失(被当作矿山和棕榈树种植地)在近几年数量锐减。

10 月 20 日,这些作品都会在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

image004.jpg

黄石国家公园的红狐狸 by Ashleigh Scully(美国)

深雪已经覆盖了怀俄明州黄石国家公园的拉马尔山谷,当天寒冷阴沉。 这只美国的雌性红狐狸正在路边狩猎,悄悄地横过雪地表面。 Ashleigh Scully说,“这形象地说明了黄石城冬季生活的严酷。”

image005.jpg

喂食中的海鸥抓拍 by Ekaterina Bee(意大利)

像所有的家人一样,5岁半的Ekaterina Bee对自然很着迷。 在挪威中部海岸的船上,她的重点是鲱鱼海鸥。 它们是在食物之后,一旦Ekaterina Bee扔了面包,它们就围住了她。 她喜欢鸟的表情:“看起来很好奇,就像想要了解船上发生了什么。”

image006.jpg

意想不到的螃蟹 by Justin Gilligan(澳大利亚)

蓝色的巨型蜘蛛蟹的聚集在一起,Justin Gilligan忽然发现, 毛利章鱼似乎与螃蟹们同样高兴,但章鱼发现选择和捕捉螃蟹是有麻烦的。

image007.jpg

凝视 by Peter Delaney(爱尔兰/南非)

作者Peter Delaney已经度过了漫长而艰巨的早晨,和他一起在国家公园跟踪黑猩猩的人数约250人。 而“主角”Totti正忙着积极的求爱,只有当它终于摆脱了自己的爱情时,Peter Delaney才能结束这次的拍摄。

image008.jpg

孵蛋的雄鸟 by Gerry Pearce(英国/澳大利亚)

大多数鸟类是雌性负责孵蛋,但澳大利亚的火鸡不是这样。一般是由一只雄性火鸡选择建立自己的巢丘, 如果它和它的土堆受到雌性的喜爱,它们会在里面放好蛋。 在这张照片中,雄性火鸡正在堆叠更多的绝缘体以提高温度。

image009.jpg

古老的仪式 by Brian Skerry(美国)

像前几代一样,皮背龟稳定地移动回海洋。 它们是最大,最深潜水的海龟,大部分生活都在海上度过,所以非常神秘。 当成熟时,雌性回到海岸,它们自己在这里孵化后代。 美国维尔京群岛圣克罗伊岛的桑迪点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提供了重要的嵌套栖息地。

image010.jpg

黑夜入侵者 by Marcio Cabral(巴西)

Marcio Cabral在Emas国家公园的大草原上等待捕捉白蚁。他敲击居住在土堆外层的甲虫幼虫,让生物发光来引诱猎物——飞白蚁。 在黑暗中,一只巨大的食蚁兽躲在一旁,用强大的爪子攻击高大的混凝土泥土,到达深处的白蚁巢穴。

image011.jpg

大块头的聚会 by Tony Wu(美国)

数十头抹香鲸在斯里兰卡的东北海岸嘈杂地混合在一起, 这就像一个家族的集会。 这样的聚合可能是鲸鱼丰富的生活的关键部分,但很少被报道。

image012.jpg

生命的挂毯 by Dorin Bofan(罗马尼亚)

在挪威的洛芬顿群岛,当云层分开时,阳光轴落在变质岩的大墙上,照亮了包围峡谷及其斜坡的植被。Dorin Bofan用镜头记录了这一幕。这里的山峰陡峭地从海上崛起, 这种山茱萸桦树相对较小,而在秋天是发光的黄金。

image013.jpg

水母骑师 by Anthony Berberian(法国)

Anthony Berberian夜间经常在深度超过2公里(1.2英里)的水域潜水, 他的目的是拍摄深海生物 ——微量浮游生物。这只龙虾幼虫在叶状茎阶段只有1.2厘米,正在抓住一只小紫草刺猬水母的圆顶。

image014.jpg

水下冰山 by Laurent Ballesta(法国)

Laurent Ballesta和他的远征队正在南极东部杜蒙特·乌尔维尔科学基地工作。现在东南冰盖的冰架比科学家预计的融化速度更快。当Laurent发现这个小冰山时,看到了第一次出现水下部分的。 检查位置需要三天时间,从海底安装一条线条到浮标(以便Laurent Ballesta可以保持一定的距离),拍摄一系列图片。

image015.jpg

极地双人舞 by Eilo Elvinger(卢森堡)

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船上,Eilo Elvinger看到一只北极熊和两岁的幼崽慢慢地靠近他。 在船附近,它们“跳起了极地双人舞”。

image016.jpg

棕榈油幸存者 by Aaron “Bertie” Gekoski(英国/美国)

在婆罗洲岛上,三代Bornean大象穿过正在被清理的油棕榈种植园的露台。 在马来西亚的沙巴州,棕榈油工业仍然是森林砍伐的主要驱动力,这将大象挤进了较小的森林。大象越来越多与人类发生冲突,它们被枪杀或中毒,对人类的袭击也在增加。

文章编辑: 雪狼

【声明】:雪狼摄影师制作本网站纯属个人爱好,摄影作品版权归雪狼摄影师所有,除原创作品外所载摄影文章是为方便摄友交流学习,若无意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侵权内容!